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-> 他山之石 -> 正文
浙江省安吉縣余村的善治之路:“百姓村”里一條心
農民日報  2019-06-10

  余村,浙北安吉縣境內原本默默無名的小山村,沒有名勝古跡,沒有名山大川,沒有名人故居,如今卻名震全國,因為這里是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論的發源地,在我國生態文明建設歷程中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然而,許多人不知道的是,當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到余村調研,主題是“法治浙江”建設。當時,習近平對余村推進民主選舉、民主決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監督的做法予以充分肯定,尤其聽到村里介紹通過民主決策關停礦山,走綠色發展之路的做法后,更是給予了高度評價,于是有了著名的“兩山理論”。

  帶著這份鼓勵和囑托,余村在綠色發展上成效卓著,鄉村治理同樣位居前列。村黨支部書記潘文革自豪地報出了一組數據:近年來,無一起刑事案件、無一起群體性事件、無一人越級上訪、無一起安全責任事故,歷任村干部無一人違紀違規,各類矛盾糾紛的調處率和調解成功率均達到100%。

  作為一個移民村,余村是名副其實的“百姓村”,全村雖只有280戶人家,卻有108個姓氏。百個姓,百條心,為何余村能夠連成一條心?記者采訪余村前后不下十次,為了追尋治村之道,決定再次前往。

  人和了,村才能和

  都說往事如煙,這話放在別的場景里,或許是一種浪漫修辭,但在余村人的心中,那是一段五味雜陳,甚至是令人心痛的過往。

  余村山多地少,人均耕地才半畝多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為了溫飽,開始靠山吃山,創辦水泥廠、石灰窯,一躍成為全縣有名的富裕村,集體經濟收入最高時接近300萬元。

  但同時,開山挖礦也帶來了巨大的傷痛:村里整天粉塵蔽日,衣服往外一曬,很快成了泥衣,就連山上毛竹也因被粉塵覆蓋,連年減產;有人因震耳的開炮聲失了聰,甚至還有人被炸出的飛石砸中。

  “村里明知其害,可又找不到其他門路,那時大家一心只知賺錢,只能硬著頭皮上。”鮑新民1992年當選村委會主任,對這個“金飯碗”,既愛又恨。

  2003年,安吉提出生態立縣,終于結束夢魘。余村開始陸續關停礦山和水泥廠,集體經濟收入一下跌至20多萬元,還不夠償付工資,各方壓力排山倒海地向村班子襲來。

  接下去的路該怎么走?經過討論研究,村里決定轉型發展休閑旅游,開辦農家樂,組建全縣首批旅游景區,并實施新村規劃和環境整治。風波過后,余村表面平靜,但兩年來,對于未來到底前景如何,村民的質疑和詰問從未停止。

  站在十字路口,這場涅槃重生,可謂舉步維艱。轉折發生在了2005年8月15日。當天,習近平同志下村調研,聽到村里主動關停礦山復綠的做法后,立即予以肯定:“你們下定決心關掉礦山,這是高明之舉!過去我們講既要綠水青山,又要金山銀山,實際上,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”

  這句話讓當時已是村黨支部書記的鮑新民為之一振,同時也點醒了全村人。是啊!早年,挖山開礦確實富了口袋,但也讓余村滿目瘡痍,百姓提心吊膽。關了礦山,眼前看雖是自斷財路,但長遠看,卻是涅槃重生。而路在何方?綠色發展也!

  接下來的余村,真的應了“人和,才能村和”的道理。大伙凝聚共識后,連成一條心,借助美麗鄉村建設,山又青了,水又綠了,基礎設施越來越好,村民發展的信心越來越大,有的搞起漂流,有的辦起農家樂,還有的做起了路邊生意,把農產品賣給游客。

  和諧帶來的直接效果就是,在之后的人居環境整治過程中,無論是山塘水庫修復、生態河道建設,還是沿線墳墓搬遷、垃圾分類管理、污水截污納管等各項工程,開展起來都十分順利,獲得了村民的全力配合。如今,村民們都說,綠色發展這條路,咱走對了,未來還要這么走!

  大家跑市場,從未忘了黨

  今天的余村繁花似錦,從過去賣石頭到賣風景,再到賣文化、賣品牌,鄉村產業羽翼漸豐,各種業態蓬勃發展。去年,全村參觀者和游客達80萬人次,村集體經濟收入471萬元,村民人均年收入達44688元,順利通過了國家4A級旅游景區的驗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十多年來,面對市場經濟快速發展,余村并沒有“大家跑市場、發展忘了黨”,而是不斷壓實黨建責任,建強基層組織,培育黨員骨干,形成了以農村黨組織為核心,以村民自治組織、集體經濟組織為主體,以群團組織和民間組織為補充的農村基層組織體系。

  春林山莊業主潘春林,是天荒坪鎮農家樂協會的會長,也是余村最早開辦農家樂的村民。他告訴記者,為了規范發展,在眾人商議的基礎上,村里專門制訂了農家樂管理條例,像污水處理、明碼標價等方面都有明確規定,實現了合理競爭、有序發展。

  這只是余村眾多制度中的一項。目前,余村已形成了民主懇談、村“兩委”商議、黨員審議、村民代表決議和鄉賢評議的議事決策傳統,探索出一套“自主提事、按需議事、約請參事、民主評事、跟蹤監事”的議事機制。

  村莊發展好了,來客接待任務自然越來越多,怎么管好村里的一本賬?村務監督委員會主任李輝說,余村在全省較早建立了村務監督委員會,審核村財務時,不僅看已有賬目,還看賬目形成前的相關發票等票據,“黨務、村務、財務每月都要公開。別說一頓飯,亂花一塊錢都不行。”

  在法治上,余村更是好典范,早在2004年,就成為了安吉首批民主法治村,還是縣里最早聘請法律顧問的行政村。過去,村里的法律問題大多是婚姻關系、鄰里糾紛;現在,更多的是旅游糾紛、知識產權保護,說明村民的法律意識大大增強了。

  國有國法,余村也有自己的“小法”——村規民約。從嚴禁使用草甘膦,到嚴禁用電槍、農藥、毒藥捕魚,從嚴禁在水庫、山塘等地露營、燒烤,再到成為全市首個實施煙花爆竹“雙禁”的行政村……這些年,這些村規民約不僅上了墻,關鍵還落了地,成為全村人的自覺行為。去年,余村又多了兩項“國字號”頭銜:全國首批法治宣傳教育基地、全國人民調解工作先進集體。在潘文革看來,這就是對余村多年來堅持依法治村的最好褒獎。

  “余村經驗”走向全國

  在余村采訪時,除了綠水青山之外,記者發現了另一番風景:全村百姓根據各自家風,都制定了家規,或以竹匾,或以書法的形式,懸掛在家中醒目位置,提醒每位成員時刻謹守家規家訓,弘揚美好家風。

  65歲的俞慶華,35年如一日照顧患病公婆;還有勤儉持家、尊老愛幼的俞月仙一家,鄰里和諧、熱心助人的張文學一家,振興鄉土文化的鄉賢李熙庭;村原婦女主任王月仙退休后,成了村舞蹈隊的隊長……這樣的故事,在余村可不少。

  安吉縣委書記沈銘權表示,余村走的是一條“由建而美-由美而富-由富而治”的良性發展新路,通過將文明村創建、平安村創建、民主法治村創建等鄉村治理的具體內容,內化為美麗鄉村的要求,開展美麗鄉村建設的過程也成為了推進鄉村治理、實現村村和諧的過程,近年來,相繼涌現出了高禹村、黃杜村等一批治理有效的典型。

  同樣作為“百姓村”的高禹村,由于臨近天子湖工業平臺,全村常住外來務工人員就多達6000余人。2011年后,村里以鄉村治理為切入點,建立“服務平臺、養老平臺、農業平臺、文創平臺、物業平臺”等五個平臺,民生服務越來越健全,產業發展由此邁入“加速度”,昔日的“北大荒”一躍成為各方面均衡發展的新標兵。

  雙一村、橫山塢村、劉家塘村、大溪村……一個個響亮的善治村在安吉境內先后涌現,作為先行者的余村同樣不甘示弱,以其實踐和探索為藍本,安吉縣率先發布全國首個《鄉村治理工作規范》,內容涵蓋了“支部帶村、發展強村、民主管村、依法治村、道德潤村、生態美村、平安護村、清廉正村”等八個模塊,將“余村經驗”推向全縣,乃至全省、全國。

  斗轉星移,步入新時代,村民們對余村的贊美也發生著新變化。村民李俊賢創作的村歌歌詞中,發自肺腑地寫道:千年銀杏,萬頃竹海;綠水青山,金山銀山;環境優美,民風淳樸;相映荷花,幸福家園……(陳毛應 蔣文龍 朱海洋)

 

責任編輯:楊立君

相關鏈接
腾讯分分彩必赢计划app 靖边县| 甘南县| 子洲县| 青海省| 新建县| 瑞金市| 上饶县| 沧州市| 周宁县| 崇礼县| 顺平县| 方城县| 霍城县| 临夏市| 武清区| 营山县| 蓬溪县| 屏南县| 库伦旗| 饶平县| 上犹县| 黑龙江省| 河西区| 海城市| 冕宁县| 肇庆市| 唐河县| 陈巴尔虎旗| 抚宁县| 大洼县| 阿拉善左旗| 公安县| 双鸭山市| 抚松县| 丰原市| 全州县| 青海省| 神木县|